广告区域

广告区域

重磅利好股价收跌的背后,是减肥药风口吹不动的信达生物(01801)

自去年11月6日盘中达到阶段性高点49.8港元后,信达生物(01801)的股价便在波动中一路向下。今年2月6日,信达生物盘中股价触及低点28.3港元,也预示着此轮下跌行情在持续3个月后结束。信达生物股价在此期间累计跌幅达到43.17%。

值得一提的是,在2月6日触底后,信达生物在两个利好刺激下,股价又迅速反弹,并在2月7日持续翻红,两日涨幅15.4%,然而市场对其表现却颇有微词。

智通财经APP了解到,2月6日,信达生物发布公告,宣布其于2023Q4共取得总产品收入超人民币16亿元,同比取得超65%的强劲增长;紧接着,信达生物在2月8日公布其新一代减重药物GLP-1R/GCGR双重激动剂玛仕度肽的首个NDA获NMPA受理,商业化取得关键进展。

不论是强劲增长的业绩还是大热门减肥药产品NDA关键进展,都称得上巨大利好,但二级市场显然没有予以积极反馈。2月8日盘中,信达生物股价在早盘拉升后又迅速回落,最终收跌0.14%,该表现明显低于市场预期。

因为2023年以来全球减肥药概念大热,在生物制药公司表现普遍惨淡的市场背景下,减肥药加持下的礼来股价逆市上涨逾60%。所以,同样作为热门减肥药概念股的信达生物却“叫好不叫座”,确实出乎不少投资者意料。

业绩大增背后的挑战

从信达生物此次披露的2023Q4季度产品收入情况来看,公司期内收入逾16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超65%。

其中,达伯舒? (信迪利单抗注射液)仍是信达生物的核心收入来源。季度内,达伯舒?新增第七项适应症,而另一款贝伐珠单抗注射液达攸同?则新增第八项适应症,并纳入2023年版国家医保药品目录。在国家医保支持下,信达生物核心品种得以覆盖市场并持续拉动销量。

其实,结合此前公司披露的季报和半年报,投资者不难知道,达伯舒?的持续放量是信达收入上涨的重要原因之一。尤其此前在胃癌适应症领域,信迪利单抗与雷莫西尤单抗构成的胃癌一二线治疗产品组合在市场销量取得突破,成为信达业绩增长的重要基本盘。

然而在PD-1为信达“拓土开疆”的背面,则是其缺乏后继顶梁柱产品的窘境。

目前,信达生物已取得10款产品获批上市。但根据其此前披露的2023H1财报,信达生物期内总产品收入24.58亿元,主要仍是由信迪利单抗和3款生物类似物贡献。据信达合作伙伴礼来2023年半年报数据,信迪利单抗上半年销售额1.65亿美元(约11.48亿元人民币)

另一方面,尽管信达生物规模不断扩大,产品线不断丰富,但其盈利情况一直为投资者所诟病。以2022年为例,信达生物当期总收入达到45.56 亿元,但在营收同比增长6.7%的情况下,其当期毛利润却同比下滑3.69%,毛利率下滑8.1个百分点,整体盈利能力出现下滑。

为实现扭亏及盈利改善,去年上半年,信达生物在成本和费用端进行了“大刀阔斧”式优化,在当期收入同比稳定增长超20%的情况下,公司三项费用均有不同程度下降,其中研发费用约9.23亿元,同比下降21.4%。

但即便如此,信达生物期内仍亏损约1.39亿元,虽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85.36%,但离盈利仍有一步之遥。对于当下的信达生物来说,跨过盈亏平衡线的关键不在“节流”而在“开源”,而“开源”的一个关键点便在于前文提到的减肥药玛仕度肽。

减肥药能否成为“第二曲线”?

据智通财经APP了解,玛仕度肽其实并非信达自研,而是最初由礼来研发,最终礼来选择自己开发替尔泊肽,玛仕度肽的权益则授权给信达生物。从研发进度来看,在GLP-1R/GCGR双靶点激动剂领域,已进入国内NDA受理阶段的玛仕度肽无疑是全球范围内进展最快的在研产品之一。

实际上,在今年1月9日,信达生物便发布公告称,玛仕度肽在中国超重或肥胖成人受试者中的首个III期临床研究(GLORY-1)达成主要终点和所有关键次要终点。研究结果显示,玛仕度肽4mg组和6mg组受试者体重和多项心血管代谢指标的改善均显著优于安慰剂组。GLORY-1研究治疗期间,玛仕度肽整体安全性良好,安全性特征与玛仕度肽的既往临床研究一致,未发现新的安全性信号。

可见,玛仕度肽无论从有效性还是安全性,都称得上继PD-1之后,信达生物管线中最具爆款潜质的产品,但由于减肥药市场过于热门且重磅产品接连下场,玛仕度肽的未来市场似乎正在被一步步压缩。

根据弗若斯特沙利文的报告,全球减肥药物市场规模从2016 年的18亿美元增长到2020年的26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9.0%。随着更多减肥药玩家入局,预计到2025年全球减肥市场规模将达到64亿美金,年复合增速达到20.2%。

而在国内,随着国内肥胖人数的持续增长,减肥药市场规模从2016年的3亿元不到增长至2020年的19亿元,年复合增速64.6%,远高于全球水平。未来随着互联网销售平台的崛起以及未来新药的推出,预计到2025年,我国减肥药市场规模将达到8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为35.6%。整体来看,不管是全球还是国内,减肥药赛道可谓前景广阔。

但该赛道竞争也在日趋白热化。据智通财经APP了解,除了诺和诺德和礼来这两家明星产品互相缠斗外,据北美临床试验注册中心数据追踪,目前全球共有72条肥胖药物管线,其中包括17条临床前管线、23条临床I期管线及19条临床II期管线。并且除了目前已有的获批减重适应症的4款药物外,其余在研品种预计在2024年可完成全部申报文件的提交。

而在国内市场,豪森药业、恒瑞医药(600276)、和泽医药、中国生物制药/鸿运华宁、信立泰(002294)、派格生物、东阳光(600673)等多家药企均拥有在研的减肥药产品,且其药品多数已进入临床阶段,进入III期临床阶段的药物也已多达6款。而市场预测,信达生物的玛仕度肽或在今年年底或2025年初获批上市。

该药获批上市时间未定或许是投资者不敢押注信达的原因之一。因为不少投资者仍担心减肥药风口会和此前新冠概念一样赢者通吃,而后来者可能在竞品林立环境下难以立足和收回成本。在目前全球医药投资景气度还未完全复苏的背景下,玛仕度肽能否成为信达生物的“第二增长点”和估值发动机,或许仍要等其正式获批上市才有一个确定的答案。